收藏本页 | B2B | 免费注册商铺推广我的商品
99

雅途印刷

纸品印刷 名片|宣传单|画册|杂志|产品手册|海报|折页|说明书|...

公司简介
薇娅塌房直播电商开启平民时代
发布时间:2022-01-01        

  导读:雪梨、林珊珊、薇娅,2021年岁末,多位顶级主播相继因税务问题被封禁。她们“跌倒”以后,直播电商行业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也随之出现,公司、平台、供应商的麻烦接踵而至。12月22日,浙江、北京等五地税务局发布通告,要求涉税问题主播在今年年底前依法补缴税款。而随着监管的加强,直播电商行业野蛮生长的时代也将加速“翻篇”,在此之下,平台流量再分配,商家自播是自然趋势。

  自税务部门大规模查税开始,税务疑云就一直笼罩在直播电商行业的上空。主播们人人自危,唯恐自己成为“重点关注”对象,在面对外界的质疑时,她们也都表现得无比坚定,甚至亲自下场辟谣。然而,随着官方处罚文书的相继发布,主播们终于开诚布公,不再欺世惑众。

  12月20日,“带货一姐”薇娅被依法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41亿元,随即其公共平台的社交账号被查封、直播间被关停。下午,薇娅发布致歉信,称完全接受处罚决定,愿意为自己的错误承担一切后果。

  雪梨、林珊珊、薇娅,在这个顶级主播相继因税务问题被封禁的敏感时刻,李佳琦、罗永浩等头部主播的直播间也难逃责问,对此,他们回应称,自己无税务问题。

  然而,据新京报报道,税务部门内部人士表示,除薇娅外,还有部分头部主播没有披露税务问题,各头部主播一直在补税且越查漏洞越大,金额至少几个亿。

  2021年“双十一”期间,浙江省消保委对淘宝、拼多多、京东、快手和抖音五个平台共17位主播的直播带货进行了消费体察,12月23日,浙江省消保委公布总体情况,李佳琦、罗永浩等多位主播因商品质量、夸大宣传等问题被点名、约谈。

  12月22日,浙江、北京、上海、广东和江苏五地税务局发布通告,敦促涉税问题的明星艺人、网络主播,对照税法及有关通知要求进行自查,并于2021年年底前向税务部门主动报告和纠正涉税问题,具体结果目前暂未公布。

  从大环境看,目前,官方各级部门对于直播电商行业及其从业人员的监管正变得越来越严格,在此趋势下,直播电商行业未来将如何发展?从业人员又将如何自处?

  2021年年末,直播电商行业多位主播出事以后,多米诺骨牌效应也随之出现,公司、平台、供应商的麻烦接踵而至。

  先说主播个人,和雪梨、林珊珊的境况相似,目前,薇娅的社交账号已被全网封禁,淘宝店铺已被下架。

  据媒体报道,薇娅公司已经下达让员工先行回家休息的通知,在此期间工资照发。

  而雪梨公司的境况或许更加艰难。最近,有关杭州宸帆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宸帆电商”)将被解散的传闻甚嚣尘上。虽然宸帆电商已经对此传闻做出否认,强调消息不实,公司没有解散,但流言并未就此平息。质疑者认为,在缺少现金流的情况下,宸帆很难一直撑下去,因为光是上千名员工每月的工资就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再加上租金,压力可谓不小。

  此前,外界盛传薇娅所属的谦寻(杭州)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谦寻控股”)、雪梨所属的宸帆电商将要上市敲钟,虽然后来两家公司都否认了这一传闻,但从两家公司的融资情况来看,上市或是迟早的事。天眼查显示,谦寻控股已获得君联资本、云峰基金的战略投资,宸帆电商已获得引爆点资本、兰馨亚洲、众源资本等多家机构的融资。

  而现在,两家公司的头号主播已经被封杀,能否解禁还是未知,新的主播又没有成长起来,上市之路将变得遥遥无期。

  在被封禁之前,薇娅在全网共拥有近1.2亿粉丝,其中,淘宝直播7862.5万,微博粉丝1807万,抖音1623万,快手640万;雪梨的店铺坐拥2872万粉丝,各大直播账号粉丝加起来近3500万,微博粉丝数量在1500万左右。

  两位主播都是淘宝平台力推的主播,其所属的公司业绩表现不俗。据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双十一期间,薇娅直播间GMV达82.52亿元,雪梨直播间GMV达9.3亿元,分别位列带货排行榜的第二名、第三名。现在两位主播都被封禁了,大概率只能转型做幕后,但市场环境已经变了,培养新人并不是那么容易。

  众所周知,直播电商行业向来是“流量为王”,通常只有主播挑货的份,商家挑主播的情况鲜少。在这种行业生态下,供货商们不仅不会向主播收取预付款,还会自降一格,提前垫资备货采购原料。

  现在,薇娅等大主播的店铺被封了,主播公司的采购额肯定也会随之下降,而供货商短时间内很难找到合适的销货渠道。服装的时效性较短,过季即过时,因此,供应商们手里备货很大可能会变成库存积压下来,垫付的资金也大概率会打水漂。

  这,对于一些合作时间较长、支持力度较大的供货商而言,无疑是一次重大打击。

  为刺激消费,带动经济发展,一直以来,国家对于直播电商行业都是持鼓励支持的态度,但随着行业的加速发展,从业人员、行业的不规范现象也越发明显,偷税漏税行为只是诸多乱象之一。

  2021年双十一期间,浙江省消保委对淘宝、拼多多、京东、快手和抖音五个平台共计17位主播的直播带货真实情况进行了消费体察。12月23日,浙江省消保委发文公布了体察的总体情况:近四成商品检测不符合国家标,主播夸大宣传、用绝对性广告语现象仍存在。

  就主播存在不合规现象、直播商品不符合国标的情况,浙江省消保委约谈了以上五大平台及相关主播,包括网络人气排名前十位的李佳琦、薇娅、罗永浩、雪梨、烈儿宝贝、Timor小小疯等知名主播,并要求他们在3个工作日内提交正式的整改报告。

  除了针对消费层面的商品质量问题以外,官方对于主播个人的税收监管也在收紧。

  一位MCN行业人士透露,偷漏税行为在直播带货行业是一种普遍行为。为了避税,一些主播团队在收取品牌方的佣金后,会以各种理由婉拒品牌方开票的要求,有这种行为的也不止头部主播。

  12月22日,北京、浙江、上海、广东和江苏五地税务局发布通告,要求涉税问题的明星艺人、网络主播,在2021年年底前向税务部门主动报告和纠正涉税问题。

  另一方面,据新京报报道,税务部门内部人士表示,除薇娅外,还有部分头部主播没有披露税务情况,各头部主播一直在补税且越查漏洞越大,金额至少几个亿。

  监管的趋严,在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直播电商行业野蛮生长的时代将加速“翻篇”。不过,健康业态形成的过程是痛苦的,在“翻篇”以前,免不了一番“折腾”。

  据《财经天下周刊》报道,早在雪梨、薇娅等主播被封禁前,一些直播运营机构就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税务自查了。而为了保证税务合规,机构甚至紧急专聘了税务专家。

  另一边,新华社的报道也佐证了这一说法。据悉,自2021年9月税务总局发出《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管理通知》后,已有上千人主动自查补缴了税款。

  而随着相关法律法规的推进,未来直播电商行业将会朝着更加健康的方向演进,在演进的同时,行业也将迎来大洗牌。

  长久以来,在头部主播的挤压之下,中腰部、底层主播能分到的流量所剩无几。现在,雪梨、薇娅们已经“熄火”,一鲸落,万物生!直播电商行业将迎来大洗牌。

  对于中腰部、底层主播而言,雪梨、薇娅等大主播的“落马”,是一个绝佳的晋升机会。因为由她们停播而释放出的流量,只会有两个去向:一是流向其他平台;再是经过平台再分配,流向其他主播或品牌商家。

  回溯薇娅、雪梨等头部主播的成长过程,可以发现,她们的成长周期,大体和淘宝直播的崛起过程基本趋于一致。而她们之所以能在一众主播中杀出重围,除了有个人原因外,平台对她们的流量扶持亦功不可没。

  之所以这么说,是有根据的:薇娅是淘宝直播的第一批主播,她的经纪人古默,曾是淘宝直播第一任负责人;雪梨2021年被淘宝平台列为三大种草君之一,她这一年的双十一成交额达9.3亿元,位列全平台第三。

  而平台之所以愿意重金打造薇娅、雪梨等头部主播,很大一部分是为了聚集流量,从而吸引更多商家、品牌入驻淘宝平台进行直播。在此逻辑下,平台和主播之间,就是单纯的互惠互利关系。

  然而,随着主播人气的日益壮大,平台与主播之间的关系渐渐变得微妙起来,从当初的平台扶持主播,逐渐演变成主播即便脱离平台也能独立行走;除此以外,负面影响也渐渐显现:头部主播吸走了太多流量,中小商家的生存空间已经被严重挤压。

  以前,头部主播的流量实在太大,平台出于流量外溢的担忧,不敢强加干预;但如今随着雪梨、薇娅等头部主播的翻车,原属于她们的流量又得以空余出来。出于控制风险,平台大抵不会再把希望寄托在极个别超级主播上,而是会顺势对翻车主播的流量进行再分配,分摊给平台的其他中小商家和主播。

  从这个角度看,商家自播、品牌自播是自然趋势。“税务风波再加上头部主播自然流量的调整,变相的利好品牌企业店铺自播,消费者的直播需求已经拉升起来了,还是要有人来承接的。“一位业内人士认为。

  今年双十一预售期间,50片欧莱雅安瓶面膜,在李佳琦的直播间预售价格为429元,欧莱雅官方表示这是“全年最大力度”,但事实并非如此。几日后,有消费者发现,欧莱雅官方直播间发放了大量“满999-200”的优惠券,这意味着消费者只需花257.7元就可以购得50片欧莱雅安瓶面膜。于是就发生了这样一幕:大批消费者涌入李佳琦的直播间,要求主播退返差价。

  类似的情况,也同样发生在薇娅的直播间。随后,李佳琦与薇娅同时表态,称将暂停与巴黎欧莱雅品牌方的一切合作。

  主播和品牌方闹掰这种事,在行业里再寻常不过,但发生在欧莱雅身上就显得有点魔幻了。欧莱雅,一个一线品牌,尚且要受限于主播们的流量制裁,其他中小品牌的生存状态可想而知。

  粗看,这不过是一则“大咖与品牌方闹掰”的普通故事而已,但细究下去,会发现隐藏在故事中的行业规则:谁有流量,谁就是老大!简单来讲,这起事件,体现的就是品牌方与渠道方关于定价权的博弈,流量就是他们博弈的筹码,李佳琦、薇娅之所以敢“封杀”欧莱雅,就是因为他们手中有流量。

  而商家和主播之间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矛盾,平台要负一部分责任。作为流量机制的创造者,显然,平台在分配流量时没有做到公平,而商家自播恰是调和流量博弈、兼顾公平的最佳途径,多角色相互制衡,平台才会拥有更多主动权。

  今后,随着商家自播的兴起,直播电商行业也将迎来更健康、更规范的发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